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楚凡斋文学笔记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日志

 
 
关于我

三年上山下乡,属于“问题青年”。九年教师生涯,比较“大逆不道”。二十多年官僚机构磨砺,几乎毫无作为。唯一聊以自慰的只有业余写作,这是促进我始终活着的强大精神动力。 跻身省级作协、忝为市作协副主席,总是汗颜其实难符。只有三部文学著作的问世尚可视为自己存在的价值。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石林天籁  

2013-09-01 11:15:37|  分类: 世昌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石林天籁 - 枫桥夜泊 - 楚凡斋文学笔记

 


近十年来,每年夏天旅游盛季的时候都要到汤旺河国家公园游览一次。走近它,深情地阅读它的山、阅读它的树、阅读它的独特地质风貌以及石林的灵魂所在。小兴安岭的山连绵起伏,松涛万里,洋溢着满目苍翠,整体呈现出一派地球祖母绿的风采和气质,但每一处景致又风格独具、个性差异很大,可谓各领风骚。而汤旺河国家公园核心景区的石林风景区,却以独特的花岗岩气质傲立群山怀抱之中,是目前国内发现的唯一一处类型最齐全、发育最典型、造型最丰富的印支期地质遗迹。其拟态奇石千姿百态、惟妙惟肖,具有很高的美学价值,在世界上亦属罕见。完全可以与美国的黄石国家公园相媲美。

在群山当中,身材最为高大骨骼最为粗犷的,当然要属石头山。那些形容山的词汇,随便抓上一把,比如什么嵯峨、峻峭、奇峰罗列、怪石嶙峋、重峦叠嶂等等,望文生义,一目了然,都是缘于石头山这个家族的。

一位当代著名诗人说:“山,刺破青天锷未残。”这是何等的凌虚摩霄啊!你仰起头,聚精会神地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但是呢,如果整座山都是奇岩怪石,光秃秃的,寸草不生,峥嵘是峥嵘了,崇赫是崇赫了,看久了,看累了,难免会产生逼人的压迫感和刺目的蛮荒,这就需要充满青春的绿色家族啦。

绿色是夏季小兴安岭的本色,是韵致蓬勃生机的主旋律,也是大自然赐予人们的保护色。对于眼眸,它能吸收大量的紫外线,耗散炫目的耀光。造物主于是善解人意地在大山里催生出富有灵性的植物,殷殷的芳草,蓊郁的森林,针叶与阔叶植物混杂,挺拔的与峥嵘的交替,郁郁葱葱,莽莽苍苍。人们望去,一派浓绿,深翠或者浅碧、嫩青,心头油然而生春意,充满了开心愉悦情绪。

然而,这还不能算是完美。漫山遍野都是绿、绿、绿,景色未免单调乏味---人心是最难满足的啊!造物有情,令旗一展,在高海拔的部位,撤去绿茸茸的地毯,露出史前的奇石怪岩,犹如书法中的飞白,绘画中的留白,使绿色与黛黑、褐墨、赤红相间,形成冷色与暖色搭配,阴柔与阳刚互济。这就是汤旺河石林的一个最为吸引人之处。

如此,就美到极致了吗?不!面对绿海松涛里突兀的峰巅奇石,游人在欣赏之余,又略带遗憾……遗憾什么呢?你尚未开口,眉心微蹙,造物已然心领神会,但见巨手一挥,又在山峰向下蔓延,奇石怪岩之上,举凡有缝隙有裂隙处,皆狂欢般蹿起一蓬又一蓬不规则的小草小花,缀之以孤高自傲的虬松蟠柏,旁及不登大雅之堂的藤葛苔藓……刻板僵硬如太古的石颜,顿时掀髯莞尔,扬眉吟哦,翩然出尘---活脱脱的简直就是点石成金妙笔。

难怪诗人与青山“相看两不厌”!也难怪画家要“搜尽奇峰打草稿”!却原来,宇宙的生命精神,第一即是美学。

我这里是站在汤旺河石林的一座主峰前联想和感慨。如果是两座、三座、若干座呢,就又得讲究个前拥后簇,高矮参差,错落有致,乱而有序。“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哦,一处美不胜收的石林世界横空出世,笑傲人寰,因此才吸引了那么多海内外的游人兴致勃勃地趋之若鹜,纷至沓来。

在石猴攀树的景观前小憩,那白桦林的枝头上,有一只小鸟飞过,无声,有影。等待蝉噪,等待鸟鸣。蝉未噪,是心弦在撩拨;鸟未鸣,是诗情在发酵。此情此景,蓦然想起南梁诗人王籍的名句:“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好个“林逾静”,好个“山更幽”,王籍平生不得志,事迹淹没无闻,却因了这两句诗---就两句,数来数去只十个字!---开宗立派,引领风骚,名驻诗史。真是一字千金、一本万利。说到底,好诗如同引人入胜的胜景,绝不愁无人激赏。

攀援在十八盘的天道上,抬头仰望,远远的一朵闲云飞来。到得跟前,瞬间扩散成雾,幻化弥漫,蒸腾涌动,遮去眼前的石径、石林、林莽、幽潭,山腰的云梯、峭壁、亭阁,只露出若浮若沉的尖峰,如岛,如鲸,如山寨版的海市蜃楼。美有千娇百媚,美亦有千奇百怪,雾是石林的面纱,也是上苍的道具,自然界里呈现的许多的美轮美奂景致都是缘于雾的遮掩和缭绕。

行走在山间的回廊木桥上,蓦然间感觉有一滴雨落在额头。愕然间,又一滴雨,一滴,巧巧地落在唇边。我笑了,感觉是云在行雨。云也笑了,从缝隙送过来一束阳光,金晃晃的,耀得眼睛睁不开。赶紧带上墨镜,再抬头,阳光也笑了。我分明看到一道彩虹挂在诺大恢弘的石林上空,晃若美的惊叹号。

雾渐渐散去,一路为我们导游解说的漂亮小姐,带着我们在观涛塔下休息。她的兴致很高,讲了“悟能望月”的故事,又饶有兴致的说起“金蟾笑,嘉宾到”的传说,在我的一再要求下,她还为我小声地唱起了林区人耳熟能详的《请到大森林里来》。这位导游小姐本来是生长在黑龙江畔的嘉荫人,大学毕业后主动应聘来到汤旺河国家公园做上了导游员。我问她,非常喜欢这里的工作吗?每天穿林海、攀高山,与一群石头打交道,真的心甘情愿吗?她说她真的很喜欢脚下的这片黑土地,喜欢林区新时代丰富多彩的生活,尽管收入少了一些,但精神生活却很充实。更何况,不断建设和完善的汤旺河国家公园,发展前景令人欣喜,目前名气已经远远的胜过了云南的石林,正在向世界级的美国黄石国家公园看齐。她还语重心长地叮嘱我此行的两件事:一定要用我们文人的笔把这里写得传神一些,把藏在深闺里的“靓丽少女”传扬得闻名遐迩。再就是作为文人,不虚此行的一个举动就是购买这里富有林区特色的茶叶盒、笔筒做一个旅游纪念。不贵,却很有意义。我莞尔一笑,许诺一定用实际行动回报她的一颗真诚之心。

仍旧仰了头,这回凝视的不是山峦间的石林,而是刚刚从云雾中显现出的原始红松林的真面貌。它们的一望无际和浩大声势,令我感到瞠目和惊叹。

这些红松真是华贵英拔、伟岸凛然到了极致!看哪,在纠蟠纠结的铁根之上,在离地几丈高的蓝天白云之下,躯干上生出虬枝针叶,倔强而坚韧,亲密而富有个性,它们相依相偎,戮力向上,状如一把把绿色巨伞,不,是一座座绿色的通天塔。所有的枝柯都傲然坚挺,努力战胜着地心引力,威武不屈,舒展着自己蓬勃向上的力量,所有的松针也都同心同德地与狂舞的山风较着劲,挺身矫首,戟指昊昊苍穹。啊,它们是如何从脚下肥沃的土地汲取乳汁,又如何从头顶的日月星辰窃得天机?难以想象,不可方物。这煌煌意象令我迷醉。就这样,我把自己遗弃在万顷原始森林里,直到日色转暝,黄昏将至,驴友一行从山巅石林玩到尽兴归来,仍然仰了脖颈,屏声敛气,像一棵心怀虔诚的老松树,为天庭瑰丽、神奇的乐章所吸引,全神贯注,洗耳聆听,目光也随之越过树梢、云层,努力向上,向上……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