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楚凡斋文学笔记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日志

 
 
关于我

三年上山下乡,属于“问题青年”。九年教师生涯,比较“大逆不道”。二十多年官僚机构磨砺,几乎毫无作为。唯一聊以自慰的只有业余写作,这是促进我始终活着的强大精神动力。 跻身省级作协、忝为市作协副主席,总是汗颜其实难符。只有三部文学著作的问世尚可视为自己存在的价值。

网易考拉推荐

文学,我们生命的容器(文学随笔)  

2015-07-22 09:02:12|  分类: 世昌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学,我们生命的容器(文学随笔) - 枫桥夜泊 - 楚凡斋文学笔记

 

     人生到了接近与夕阳相伴的光景,常常困惑,难道写作真的只是为了超越生活,而不是进入生活?当我在生命的谷底接纳写作的治愈时,却一厢情愿地相信,写作是为了进入生活,是我进入生活内涵和本质,并得以窥见其中一切秘密的唯一通行证。

文学是对各种事物思考及想法的诗意延伸,更是尖锐的生活诘问,它像锋利的匕首,令我们自欺欺人的话语面具彻底剥落和瓦解。当然,这不意味着文学是一种隐蔽的、内心世界扩张的精神暴力,恰恰相反,它是一项极尽温柔的情感升华和技艺。比如小说,其本质是作者个体描述的孤独故事。他自顾自的描写着、叙述着,尽管他讲到了阳光、森林、河流、高山,但是他的脸、他的身体却处在一片深藏不露的灵性思维世界里。叙述,已经成为了他生生不息的能量之源。一开始,他讲述自己,后来,他或许是在代替别人讲述,再后来,或许他的讲述只是为了故事及语言的呈现。当诗意通过叙事持续地抵达,开始在另一个心灵的深处款款流动的时候,不是他这个叙述者获得了成功,而是他置身的那片意识流世界终于被精神感动的光芒照亮。

的确,通过写作,我们得以把自己的内心经验与丰富的人性输入到另一个人身上,这种输入的量越多,写作的价值便越大,文学便传递出了某种思想与震撼人心的力量。这种思想是隐蔽的,它应该像苹果的内核---虽然那是人们吃完果肉后丢弃的部分,但正因此,苹果的种子被保存下来,并可以再生,如此绵绵不绝。

文学当然需要灵感,而并非仅仅需要灵感。尤其对于一个小说家来说,只有当他的写作摆脱了灵感的那一天,才是进入到了文学最艰难的地方,才是触碰到了文学的核心与持续创作的常态。这其中的要义就在于对坚持接地气的生活状态和勤奋的推崇。一个作家脱离生活、双脚不能善终与大地贴近,那么他的创作必将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如果一个作家不勤奋,他的表达终将有限;勤奋又不仅仅代表数量的多寡,更意味着让精神性的事物得以安全降落在地面上的那种不懈努力。

文学,是我们生命的容器,尽管这个容器很有限,但是,经由作品储存下来的那部分生命是最生动、最细腻的,是任何DNA技术都无法复制的,可谓真正独一无二的。所以,写作之道便是生命的转移,是对光源的擦亮,是对不可知的探究,是对信仰的确认。与此同时,作家的形象也会随之流传下来,但这是另一回事了。智慧的博尔赫斯早就知道自己去世之后留给世界的形象,是他全部文学成就中最重要的部分:一个双目失明的现代荷马。何以如此?一个作家终生写作,最终留给世界的却是一张并不英俊的脸,或是一些莫名其妙的边角余料。就像我们谈起苏轼,常常会想起他烹饪的东坡肘子,仿佛这种肉香比起他的诗歌更加脍炙人口、令人缅怀。

但也许,正是因为这些无关紧要的细节承载了生命的温度,我们会觉得:博尔赫斯是多么的无助,而苏东坡是多么的可爱。

不妨从这个角度去理解罗曼·罗兰说的那句话:“创造就是消灭死亡。”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