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楚凡斋文学笔记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日志

 
 
关于我

三年上山下乡,属于“问题青年”。九年教师生涯,比较“大逆不道”。二十多年官僚机构磨砺,几乎毫无作为。唯一聊以自慰的只有业余写作,这是促进我始终活着的强大精神动力。 跻身省级作协、忝为市作协副主席,总是汗颜其实难符。只有三部文学著作的问世尚可视为自己存在的价值。

网易考拉推荐

血染的风采(散文)  

2015-08-01 22:20:49|  分类: 世昌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血染的风采(散文) - 枫桥夜泊 - 楚凡斋文学笔记

 

九十年代初,我还在矿山工作的时候,一批专业军人来到矿山,被分配到了生产一线的坑口井下从事最艰苦、最繁重的劳动。其中一位名字叫做马铁汉的大个子兵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就干出了名堂,在来自生产一线的报道中名字出现的频率特别高。我很快地知道他是从老山前线转业来到我们这座矿山的,当年,跟随沈阳军区第39军的一支特战小分队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打过很多硬仗,是从“猫耳洞”里爬出来的。

负责矿山一线生产指挥的副矿长金良但凡遇到我,开口就夸这个马铁汉,讲他的实诚肯干、讲他的敢打敢拼,夸他的率先垂范,夸他的凝聚力和号召力,那表情、那兴奋劲儿就像发现了一块品位极高的矿床似的。

好友绘声绘色的叙述,让我也开始对这个马铁汉肃然起敬起来并且内心里充满了好奇。军人出身的马铁汉在矿山第四季度冲刺大会战中,连续奋战在出矿作业的火区采场,玩命似的愣是带领突击队创造了史无前例的出矿生产新纪录。他的话不多,身教胜于言教,危险时刻率先冲在最前面,较劲的时候总是自觉地挺身而出,轻伤绝不下火线。休息的时候,他也会给工友们讲老山前线的故事,讲猫耳洞的艰难经历,大家伙都喜欢围在他的身边,几十号的工友都心悦诚服地听服从于这个“兵哥哥”的摆布和指挥。

上到地表后,在工休的业余时间里马铁汉偶尔也喜欢和工友们聚在一起乐呵,大碗大碗的喝酒,大碗大碗的吃肉,而且哥儿们叫起号来,50度的“翠峦小烧”连干三海碗不在话下。酒桌上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咱曾经是一名军人,咱也是个党员,无论在部队还是在矿山,只能老老实实地做人,勤勤恳恳地做事,我这辈子啊,就交给矿山了!于是,人高马大、实实诚诚的马铁汉在工友们的切身感受中更贴心、也更哥儿们了。大家伙佩服他、尊重他、打心眼里往外地敬重这个军人出身的头儿,因为这些大老黑们从这个兵头儿的身上看到了他一股实在、敦厚和淳朴的劲儿。

我到山上坑口去蹲点采访的时候,也顺便看看这个矿山上上下下交口称赞的“兵哥哥”。住到工人们的宿舍里去,借着裁骨肉、大碗酒的燃烧,听这些所谓“大老黑”们敞开心窝子东拉西扯地交流着矿井里的发生的惊心动魄故事、矿石堆里巴拉出来的幽默风趣的故事、以及偶尔有女人出现在矿井里的故事……热闹到很晚了,我就主动请求到马铁汉的宿舍里呆了一夜。炕上的被褥是从部队带回来的,叠得板板整整的军装很干净地放在简易的衣柜里,他有很多的荣誉奖章和证书,够我仔细地翻看浏览了好一会。还有健身用的拉力器、哑铃、拳击手套等,以及一把吉他,他的宿舍比别的工友收拾得干净,显得井井有条。他给我冲了一杯浓茶,然后自顾自的弹了吉他,旋律中飘出的是当时很流行的《血染的风采》。一夜推心置腹,得知他的故乡在辽西,父亲也是军人出身,因为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负伤,是个残废军人。而他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也是九死一生,他们一个班的战友在凯旋回国时只剩下了四个人。他语重心长对我说,咱这矿井里的条件虽然艰苦,但比起老山前线的猫耳洞来可是好多了,不经过血与火的考验,你就无法真正的理解当代军人的真正价值,就不知道和平环境里的生产经营再苦再累也算不了什么。他说自己在梦中常常梦见牺牲了的战友,梦见老山前线的一种特殊植物顽强的“老山兰”。当然还有远在故乡一个医院里美丽可爱的护士,他魂牵梦萦的未婚妻。也许是井下出矿的活儿实在太累了,不知不觉地马铁汉在和我的交谈中睡去了……而我那夜却并没有睡得安稳,或许是因为这个军人身上的传奇,或许是浓茶的缘故。我睁着眼睛看着窗外高耸的井塔和夜班归来工人们肩上耀眼的矿灯,在矿山朦朦胧胧的月光中飘飘忽忽。但睡在我身边鼾声如雷的马铁汉,仿佛已经在睡梦中重返老山前线去会昔日那些并肩战斗的战友了吧?

又过了些时日,在“五一”国际劳动节联欢会上的人群中,我再一次邂逅了马铁汉,他正在和一个年轻的女士聊着呢。第一次看到这个“兵哥哥”的脸上洋溢着满是兴奋的光彩,并且嗓门很大,因为会场嘈杂。那女士是某报社的记者,是跟踪马铁汉获得中国有色系统劳动模范前来采访的。这时的他已经由出矿突击队长被矿上提拔为作业副区长了。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接下来是艰苦卓绝的井下火区大会战,然后是矿山濒临破产的挣扎时刻。而马铁汉仍然坚持带领工友们奋战在地球深处,坚守着最后的巷道采场。我曾经几次给他打电话慰问他,提醒他做好人生突围的思想准备,去开辟事业的新战场。他却笑着回答我,一定要站好最后一班岗,像当年在老山前线那样无条件地守好自己的阵地。我无言,却深深地领受到了一个战士的忠诚情怀。

离开地平线那个深秋的早晨,当他最后一次走进地球深处的时候,脸上仍然像平常一样带着自信的微笑,嘴上依旧哼唱着《血染的风采》那首歌的旋律,没有来得及给家乡年迈残疾的父亲报个平安,没有顾得上给那个医院里美丽的护士送上一句亲切的问候,他,便走向了人生的永恒。在马铁汉从部队来到矿山工作三年多一点的时候,他在与井下突发的漏斗大面积跑矿的生死较量中,为了挽救十几名工友的生命,毫不犹豫、奋不顾身地冲向势如惊涛骇浪般的矿石流,铮铮不屈的屹立成为傲然挺立的雕像。

军人牺牲岂止在战场。马铁汉,这个老山前线归来的战士,曾经在枪林弹雨中冲锋陷阵的勇士,无愧于中国当代军人的荣誉,无愧于自己身上的橄榄绿。他28岁不朽的英魂永远地留在了矿山,留在了那片四季常青的红松林里。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